“去中东”已经火到第三年,该进阶到2.0版本了——核心在于一点,不要再说“去中东”了,而要想清楚到底去中东哪里。中东,不同国家,不同特质,赚不同的钱。用错了策略,就是南辕北辙。

常说的中东,指地理上的中东和北非地区。这几年很火的中东红利,各国并不是雨润均占。以色列、巴勒斯坦、叙利亚、也门,战火依旧。土耳其、黎巴嫩、埃及、约旦、也门、阿曼等,要么资质平平(比如没石油),要么政局动荡,并没有在时代剧变里涌现红利。卡塔尔、科威特倒是有点小钱,但远远没走上正轨。总结一下,中东红利,其实就集中在两个国家——沙特、阿联酋。

然而,仅仅两个国家,就可以分化出三种完全不同的赚钱机会。在激动奔现之前,一定要做充足准备。匹配错了,就会缘木求鱼,事倍功半。

2018年,土耳其的沙特大使馆,潜伏于此的沙特特工肢解了一位长期批评萨勒曼的记者。由于舒卡吉供职,全球哗然。拜登就毫不客气地表态,要让沙特沦为暴徒(thug)和贱民(pariah)。

这场野蛮屠杀,余波至今未平。但在沙特王储本萨勒曼看来,可能还有点小郁闷:你们至于嘛!这在沙特不是很平常的事嘛。

他发动过也门战争,绑架过黎巴嫩总理,囚禁过自己母亲。诓骗沙特权贵,从世界各地赶来利雅得开会,全锁在丽兹卡尔顿酒店里,拷打勒索。

今天派特工跑土耳其肢解一个记者怎么了,在沙特做过生意的人告诉我,真的惹恼了王室,就把你绑到沙漠深处,浇上汽油点了,不会有人发现的。

因为,沙特的全称是,沙特阿拉伯王国。王国,没有宪法。国王集行政、立法与司法三大权力于一身。因为石油,社会发展突然从部落,跳过中间的发展阶段,直接成土豪。真是,野蛮与财富齐飞。

话说,阿里云、华为云、腾讯云在中国本土打得火热。但是出海,创业者都首选华为云。原因很简单,华为作为一名长者,会给你一点人生的经验——

20多年前,华为已经出海,出征大会的墙上挂着“青山处处埋忠骨,世界何处不是家”。所有发展中国家的订单,拼到最后往往就是中国的华为和中兴,都是大买卖啊,各走各的路子,厮杀到底。这是真实的经历,在政教合一的国家,突然接到电话“我们国王要召见你”,不要犹豫,买最近的机票回国,以后再也不来这个国家——赶紧跑,别回头。

Shein进军中东,照例说毫无机会。阿拉伯人服饰极度单一,永远是,男人白袍,女人黑袍,谈何装扮。但事实是,Shein发现,在消费第一大国美国的客单价才150美元,怎么在中东就200美元?!原来黑袍罩得越紧,中东女性越在眼妆、鞋、包,这几样难得露出的地方花钱。打一个形象的类比,就像中国学校,为了防止攀比,统一穿校服,结果孩子们就攀比鞋子,攀比文具。

《征服》、《Clash of Kings》几款在中国平平常常的游戏,在中东收获颇丰。包括Tiktok。原因也在于现实太压抑,更要在线上找补偿。

中东男女不能一起逛街,不能同处一室。没有电影院,不能喝酒。今晚我要找个酒吧看利物浦和阿森纳的球赛,但是中东看球,都是喝咖啡。

而中东人偏偏又是数量众多的年轻人,富裕,空闲,格外愿意在线上花时间和钱找乐子。中东人均8.4个社交账户,每天花在社交媒体3个半小时,妥妥的遥遥领先。

要赚这个红利,要足够懂中东。中东第一家上市的互联网公司,雅乐科技,外号“中东小腾讯”,就是中国人创办的。同样是直播,在中国我们用视频,雅乐科技在中东就用语音。因为视频太刺激,会冲击保守的文化。直播打赏,中国这边斗鱼三骚日入斗金,但是雅乐科技的奇葩规则是,打赏不能提现,不能变成钱,要做“不带目的性的纯社交”。这才贴合阿拉伯文化,打赏你是为了交朋友,你如果赚钱,那就不是朋友。之前有主播提现,结果被人肉,唾弃,被逼退钱,平台索性改了规则。

总之,中东的生意机会很大,门槛也很大,独有的文化和市场,要认真学习。而沙特的“改革开放”红利是重中之重。

二代,但是早期不被当作领导人培养。上台后,以反腐集中权力。理想是做雄主,带沙特复兴。还要造一个新城。

萨勒曼去硅谷和商业领袖谈笑风生,去纽约和媒体专访不亦乐乎,去白宫特朗普女婿执意当着萨勒曼的面,给军火商洛克马丁打电话要折扣。促成了,特朗普上任后把沙特列为访问的第一个国家。太有面子了!

沙特,军费支出常年世界前五。这个国家想做中东——这个地球最重要枢纽——话事人。要做世界人口占比四分之一的的领袖。

接触过沙特官员的朋友告诉衣公子,沙特官员喜欢研究深圳,研究中国改革开放,整个国家雄心勃勃。

石油为这份雄心提供了足够的预算。全世界每一个实业家都在研究沙特“愿景2030”计划(VISION 2030),利雅得一年一度在“未来投资倡议”FII峰会。研究源源不断的政府订单,能源转型、新城NOAM的基建,数字化、武器采购、制造业落地……

所谓的中东红利,可以拆分成两个清晰的脉络。第一层,是小萨勒曼启动许久的沙特改革,在新的地缘政治环境里被助燃和加速了。中美都在拉拢或者稳住沙特,俄乌战争,西方通胀,拜登太需要沙特稳住石油价格,再也不对“肢解记者”喋喋不休。还有中国的“一带一路”,在此之前沙特问美国谈技术授权,武器采买,各种条件,支支吾吾,烦死了,现在,一切都好说。萨勒曼很开心,觉得是时候放开手脚,大干一场。

中东红利还有第二层,动荡的环境里,为全球资本提供庇护。第二种红利的代表不是沙特,而是阿联酋。和雄心壮志的沙特小萨勒曼不一样,阿联酋对领导阿拉伯没兴趣,只想闷声发大财。

要赚中东的钱,你必须足够了解中东。有很多个指标测试你对中东了解。比如,中东的双休日是周五、周六。阿拉伯世界,写字是,从右往左。

还有一个有趣的指标,在中东,怎么判断一个地方有没有钱。是豪车吗?或者高楼?都不是,其实这两者在中东都不难实现。更好的指标是——树。

大漠孤烟直。只要一阵微风吹过,摇曳的树影,足够承托出谁才是这片土地低调稳重的老大哥。

迪拜,极尽奢华,世界最大的棕榈岛、最高的楼、第一家七星级帆船酒店、最大的音乐喷泉……以上种种,把沙特首都利雅得衬托得个灰蒙蒙的中国三线城市。

迪拜的树,集中在酒店和景点。当你往西南方向开车,只要一个小时,一越过交界线,进入阿布扎比,道路两旁都是树,自然地延展出去,很快就让你忘记了这里是沙漠。这是大哥温柔的提醒,迪拜,你只是爱炫耀,不是真正的有钱。

阿联酋,全称阿拉伯联合酋长国,由七个酋长国组成。其中,阿布扎比,占有87%的面积,和全国94%石油储备。阿联酋总统一直由阿布扎比酋长担任,主导整个国家。

迪拜,没有石油。面对中东残酷的规则:有石油,极富,没石油,极穷。迪拜的生存之道是两个。第一,法外之地。明面上当好中东的金融中心,背后是纵容洗钱,从非洲血金,黑社会,全球贪官,再到币圈大佬,电信诈骗主犯,齐聚迪拜。

第二,做网红,为了讨好并留住有钱人,极尽奢华之能事。这才有了那么多世界第一。本质是形象工程,做公关,打名气。

但是,迪拜,你不是线年,也就是上一次世界经济危机,迪拜破产了。迪拜当地最大的“城投”迪拜世界,一笔债务无法按期兑付。

欠债还钱的日子一天天临近。几个债主,汇丰 (HSBC)、苏格兰皇家银行(RBS)、渣打(Standard Chartered),聚在一起,摩拳擦掌——迪拜那个人类最大的棕榈岛,已经建到一半,资产是极好的。过了日子,迪拜不还钱,嘿嘿,兄弟们就趁火打劫,低价分了它……

不得不说,阿布扎比,坏是真坏。就站在旁边微笑,一言不发,就看迪拜出丑,你不是爱蹦跶,不是爱出名吗,不是爱代表阿联酋代表中东“头顶一块布,天下我最富”吗?还认的我不?

就在债务到期的最后几天,阿布扎比沉稳登场,大袖一挥,100亿美元悄然到账。迪拜感激涕淋,叩谢的头刚抬起来,只看到阿布扎比早已白袍远去,挥挥衣袖。有什么好废线亿美元,无非是给弟弟一点教训,还江湖一个清净。

经此一役,迪拜也彻底认清自己。那座人类最高的大楼落成了,它不按原计划叫迪拜塔,而是有一个更尊贵的名字——哈利法塔——以阿布扎比酋长哈利法命名。

当2023年和2024年新旧相交,我内心是很感慨的。不知道作为读者的你过得怎么样,回望过去的一年,衣公子突然变得很信命。生命里太多东西是自己无法掌控的了。

阿联酋国运的命门,从来不是自己,甚至不是中东,而是千里之外的另一个国家——英国。19世纪初,英国为了保障印度洋航线,出兵中东,殖民阿联酋,并在这里建立了英国司法体系。200多年后,又是英国,把阿联酋推到时代的红利口。

长期以来,俄罗斯富豪发迹后的首选地都是英国,以至于有了“伦敦格勒”的戏称。但是俄乌战争后,英国制裁俄罗斯,大面积冻结俄罗斯富豪资产。这让全球富豪不再淡定,哪位世界顶级富豪的钱,不带点毛病呢。赶紧把家产搬个家吧。

很快,新的目的地就锁定在阿联酋。第一,地理位置好,时区好,正好位于欧洲、俄罗斯、印度、中国中间位置。第二,和沙特王国政教合一凭古兰经审判不一样,阿联酋保留了英国司法体系,尤其是保护私产,“风能进雨能进,国王不能进”。

阿布扎比才是这颗星球上国际化和现代化程度最高的地方。作为对比,西方发达国家国际化程度也高,但是本土文化强势,于是泾渭分明地形成了主流和外国人。但是阿联酋,富裕却不强势,所以,英国的司法体系得以保留,政局稳定之下,各方力量制衡,达到平衡,最终来自中东、俄罗斯、欧美、印度中国的人,可以放下标签,平等相处。

而现代化,纯粹是因为有钞能力。阿布扎比有卢浮宫,正儿八经和巴黎签的协议,从建设到藏品都来自巴黎。有代表工业文明巅峰的法拉利公园,世界最快的过山车。有壮观远超泰姬陵的世界最大寺。有代表美国文化的华纳兄弟主题公园,有彰显上一个时代的,八星级皇宫酒店。再上一个岛,是原汁原味复刻的非洲草原……

人均GDP高达10万美元的阿布扎比,在2016年之后,一直都是公认世界最安全的城市。

所以衣公子最近一直给来咨询的朋友说,2024年不要说“去中东”了,而要分清应该去哪里。并且帮你们提炼成:

去沙特,是奔赴雄心。能源转型、建设新城、开拓制造业、AI,数字化,配合中国的“一带一路”。热火朝天,你要盯住的是源源不断的政府订单。你要pk的是顶尖的美国团队,严谨的欧洲团队,灵活且英文好的印度团队。

你要提防的是,雄心的代价是纷争。如今利用中美竞争,沙特左右逢源,予取予求。但是美国的制裁,和伊朗的不合,王室的喜怒无常,构成了富贵险中求。

对比小萨勒曼的雄心。阿联酋的总统叫什么,在座都没人叫得上名字吧。人家根本不想出名。什么复兴阿拉伯。没兴趣,只想拥抱世界。

沙特允许罩得严严实实女性独自外出和开车,是轰动全球的改革,但,阿布扎比和迪拜的海滩,早就习惯比基尼了。

更体现决心的,是另一项禁令,被古兰经称为“大罪”和“魔鬼行为”的赌博,阿联酋也在稳步推进。博彩合法化的框架已经出台,赌场巨头永利集团(Wynn Resorts)在哈伊马角的规划已经落子,比拉斯维加斯和澳门的阵仗还大。

阿布扎比,对纷争没兴趣,只坚定拥抱这个世俗的世界。甚至,全球越动荡,阿联酋提供的安全和财富就显得越有价值。正所谓,风浪越大,鱼越贵。

为此,阿布扎比的GDP增速,2022年前9个月10.5%,全年9.3%,领跑中东北非。

我之前的文章,观点鲜明地预测,以色列和哈马斯的冲突,不会扩大。因为中东最有能量的两个国家已经对上一代的恩怨没了兴趣。一个醉心于沙特复兴,一个热衷富人天堂。

最近给我的客户另一个建议是,想清楚去中东哪里,定好怎么做。于是有了这篇文章。

提到,中国人民的老朋友、全球最大私募基金桥水基金的达里奥(Ray Dalio),我又不得不说这句话了,你可以怀疑有钱人的人品,但不能怀疑有钱人的眼光。

他刚在阿布扎比开了一个家族办公室,过去一年同样操作的,还有币圈首富赵长鹏、印度阿达尼家族,俄罗斯钢铁大亨利辛等数十位顶级富豪。提到中东,达里奥说very, very attractive。

我来总结一下吸引力。顶级富豪关注,谁是金融中心,阿布扎比是可以pk新加坡的。同样是英国司法制度,阿联酋地理位置,时区都更好。而且,地多,能搞大工程和大建设。

新加坡是和迪拜一样,没钱。但是源源不断的石油收入,是阿布扎比极好的现金流。每逢世界经济危机,都是抄底便宜资产的好机会。阿布扎比政府控制的CYVN一出手,拿走蔚来20.1%的股份,成为第一大股东。中文互联网有人愤愤不平,举国扶持了十多年,最后便宜了阿布扎比。没办法,危机环境里,现金流就是王。全球所有长期优质、短期遇到困难的投资机会都会涌向阿布扎比找钱,这也是达里奥们常驻阿布扎比的动因。

而一般的富豪,可以享受资源涌入带来的资产增值。阿布扎比提供安全,平等,免所得税,十年黄金签证,极致奢华和现代化的环境。但阿布扎比的房价仅相当于香港的1/8,上海的1/3,深圳的1/2,租金回报率却高达6.4%。伴随富人持续涌入,难怪被誉为2024年全球房产的蓝海。

“破”和“立”成了这个年末的主题词,这是我最近每晚都在思考的问题。破的是那个充满确定性的年代,像一位前辈最近和我分享的,我们那代人低头干就行了,只要不懒,回报不差。但是如今,因循老路,只能事倍功半。而今天要“立”的东西,也不复杂,无非是低头干之外,再多一点,抬头看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